【專文論述】生如夏花 雙人聯展-蘇子涵 X 陳卉穎|文-張禮豪

輕盈卻有力地振翅作響           文∣張禮豪

「使生如夏花之絢爛,死如秋葉之靜美。」──泰戈爾《飛鳥集》

歷來關於人生的諸多喟嘆不知凡幾,但泰戈爾此一詩句卻言簡意賅地揭示了對於生命的寬厚情懷,體現出豁達而平和的心境。遺憾的是,大多數人們都行色匆匆、汲汲營營,忘了只要偶爾停下腳步、抬頭上望,七彩霓虹就如拱如橋般高掛天空,而這樣的動人時刻往往稍縱即逝,錯過難再。幸好,我們有陳卉穎、蘇子涵這樣的藝術家,懂得善用她們敏銳易感的天賦,從最貼近個人的人事物中去挖掘出無需求諸他處的美好,並由此來喻指整個世界,進而追索在無窮盡的宇宙間,人類所處的位置與意義。

經常,人們習慣使用「冰山一角」來比喻觀看難以全面而往往會導致以偏概全的錯誤理解,連帶地也無法釐清彼此之間的關係。為此,蘇子涵利用環氧樹脂如同果凍一般的媒材特性,構築出乍看下充滿歡樂童趣,實則發人深省的物件來。像是《噴水池》、《公共空間》、《立體停車場》等以人造景觀為發想的微縮模型作品,無一不與都市發展息息相關,而她藉由虛構的敘事性場景,考古學家似地將深埋在地層底下、人們平日鮮少得見,甚至未曾思考過的現實狀態徹底揭露,進而莞爾地點出人與城市、自然難以獲得平衡的三角拉扯,以及隨之衍生的荒誕不經。尤其在燈光照耀之下,這些微型城市的模型更折射出超現實的況味,令觀者情不自禁迷醉其中。

相較於蘇子涵以都市地景切入,陳卉穎除了以耽美的「晶體構型」系列來對應,更選擇直接返歸到人的本體,包括《V時代-花皮膚》、《V時代-自我感覺良好的泡泡空間》、《The Lady-Girls are constantly breeding hope》等以純粹水墨描繪勾勒不見面目、蜷曲著身體而封藏如繭的女性人物;又或者新近發展的「沉思之前」系列新作中揉合金魚、花朵所形成的奇特構圖,都刻意省略背景、去掉了不必要的細節與無用的裝飾,使作品中的一切彷彿都失去重力,飄盪在無所著處的異境當中。在這裡,情節無所推演、敘事因此空懸,除了流露出遊戲性質的些許想像之外,最終所留下的是你我究竟是誰,從何而來、又將前往何處等關於生命秘密的永恆探問,其作品的魅力也因此應運而生。

不管是面對外在社會的觀察與針貶,或是自我內在的召喚與確認,蘇子涵、陳卉穎兩人確乎生如絢爛夏花,她們的創作既不誇大張揚,也不咄咄逼人,而是一致地顯得細膩柔和,就像是雌蝶双翅縱然不見得繽紛鮮艷,但羽化之後,依舊能夠輕盈卻有力地振翅作響,朝廣袤無垠的天空飛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