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跨界產生更多藝術可能 | 專訪未藝術空間總監蔣涵玶

文 | 李依依 照片 | 李依依 畫廊照片 | 未藝術空間

在初春的豔陽天,來到開設於高雄駁二藝術特區的「未藝術空間」,未指的是「未 來」與「未知」的一種狀態,一種容納各種實驗性質的可能,正如總監蔣涵玶所言, 跨界的合作與實驗是未藝術經營的重心之一。未藝術是一間剛剛誕生不久的全新藝廊, 2015 年年初正式進駐高雄駁二大義倉庫 C8 棟,這幾棟倉庫的挑高空間特別適合當代 藝術品的展現,南台灣的陽光溫暖而充足,為空間添增了明亮的氛圍。

目前,未藝術以微型美術館的概念經營,致力以推展台灣當代青年藝術家為主,同 時邀請策展人偕同藝術家,執行策展與藝術研究。一樓為當代藝術的白立方空間,利用身處駁二閒置的工業遺址中,與挑高的牆面和裸露的天花板連結,以個展或聯展呈 現多元化藝術展演。二樓的輕食、藝文書籍、牆面空間展覽,不定期舉辦藝術講座、 工作坊,讓空間朝向多元而具活力的氣氛。雖然剛剛開業不久,蔣涵玶已經開始把藝廊的觸角延伸至藝博會,首次參加福爾摩沙國際藝術博覽會,目的無疑是讓更多人知道、認識未藝術,同時更大程度地推廣藝術家們的作品,對於這個年輕的藝廊空間, 抱持了一份期待,更期許他們繼續豐富高雄的當代藝術生態。

問:為何會想要開設藝廊?又為何最後選址在高雄駁二呢?

蔣:因為我是高雄人,大學畢業後就一直在台北工作。一直從事插畫的工作,也做了十幾年了,出版了不少著作,後來去台北藝術大學繼續進修藝術,所以剛開始是希望把自己的作品導向當代藝術的領域,也因為再度回到學校,接觸了一些藝術家、老師。

回來高雄原先只是想要專心做創作,但是因為來到駁二,滿早之前就得知了這個空間,覺得高雄尤其在駁 二這個區塊,應該是要有當代藝術空間的產生,當時完 全都沒有當代藝術藝廊,而現在,也不止我們一間當代 藝術藝廊了。那時覺得,也許可以朝這個方向來努力看看。

目前藝廊定位以青年藝術家為主,但是因為我自己的創作背景,會希望更多跨界合作的可能。比如我們找了漫畫家阿推合作,他算是相當具知名度的台灣漫畫家,前不久我們幫他製作了兩款版畫。我們想找尋台灣優秀的創作者,不一定侷限在純藝術領域,希望能打破界線。而在駁二這個地區,也是偏向一個以大眾為主的 場域,並經常有觀光客造訪,當他們來到未藝術這個空間,也可以多認識到年輕的台灣藝術家們。既然選擇回到家鄉做一些事情,如果只是自己關在工作室一直創作,似乎有點太無聊,意義也不大。加上剛好認識一些藝術家、策展人,覺得他們都非常優秀,很希望大家能夠為了這個空間來努力。

問:你們1月初才剛剛開幕,為何會想要前往台北參加福爾摩沙國際藝術博覽會呢?

蔣:之前在台北時,我就都會去參觀藝術博覽會, 也因為這空間剛剛成立,我們接觸了一些藝術家,基於營運的考量,還是會希望讓這些優秀的藝術家作品可以讓更多人看到,通常展覽結束之後,作品就收起來了, 覺得有點可惜,當然透過博覽會會是一個比較快速、並可以接觸到更精準的客戶群的管道。

比如第一檔的參展藝術家黃贊倫、張哲榕、林怡君, 我們跟他們也有綁展覽約,所以會希望在推廣上更加積極,才決定參加這次台北的福爾摩沙國際藝博會。當然 另外一點很重要的是,讓北部的朋友得知我們藝廊,了解藝廊風格進而留有印象。

問:這幾個月經營下來,對這個地方有什麼樣的感受?

蔣:坦白說,有優點也有缺點。優點是人潮真的很多,有外地來的也有外國人,比如他們可能不認識阿推,但因為很感興趣就會詢問更多,也會想要進一步收藏,因此在這個地方的優點我覺得是讓很多原本沒有接觸過當代藝術的人,因為旅行來到這個地方,透過認識、喜歡而進行購藏,我們就是扮演一個接引的角色。 缺點可能是,對於一些想安靜欣賞作品的人,可能就不適合假日來參觀,如果因為人潮過於擁擠而讓原本感興趣的人沒辦法好好地了解更多,原本或許會購藏的意願 也可能會消失,這點是我覺得比較可惜之處。

問:針對畫廊的展覽目前在規劃上有什麼樣的想法?

蔣:目前以邀請展覽為主,也是有滿多人想要來租賃空間,我們不排斥,但是會慎選。目前的當期展覽是田定豐的攝影展,他是種子音樂的創辦人,一開始我也 有考慮到是否他的作品沒有那麼貼近當代藝術,但藝術的形式與跨界的對話應該不要那麼侷限,又比如今年還排有黃莛木弦的陶藝展以及溫孟瑜的個展等,今年度因為 藝廊剛開始起步,比較傾向聯展或雙個展方式呈現,等 到明年度之後,我們會傾向調整為個展為主,把展覽做 得再更精緻一些,藝術家的選擇也會再更聚焦一些。

分享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